主页 > 中心近年 >劳动供需失衡 反映出经济发展困境 >

劳动供需失衡 反映出经济发展困境

2020-06-19  点赞514   浏览量:435
最近有两则与劳动人力运用相关的新闻,一是备受瞩目的基本工资审议,二是国发会针对人才外流危机提出了因应对策。这两则新闻同时出现,正好可以相互对照,不幸的是,相互对照的结果更显示出台湾经济发展与劳动市场面临的深层困境。
台湾经济对廉价劳动依赖日深
基本工资审议的结果调高了4.72%,基本月薪将达台币22000元、时薪则达140元,虽说每次调高基本工资总难以让劳资双方同时满意,但此次资方看来较以往更为忿忿不平,直指此次是「政治性裁定」。资方诉求中有一项是「中小企业资方正承受比劳工更大的压力」,希望「共体时艰」,不要调高太大幅度的基本工资。这些诉求都说明了大多企业对于劳动投入的需求仍大,以至于仍希望透过低工资来维持「人口红利」。此外,由现阶段的外劳使用人数仍持续快速增加,甚至远高于经济成长率来看,台湾经济对廉价劳动的依赖日深,充分反映出追逐低成本的经济性格。这是台湾劳动需求面的现况。
另一方面,国发会忧心人才外流,直指人才外流的原因有三:一是低薪、二是邻国挖角、三是投资动能不足。这是台湾劳动供给面的情况。国发会为此提出了4大对策--促进投资与协助产业升级、改善薪资与留才条件、提升就业力、鼓励人才海外交流及回流。这则新闻显然未引起太多重视,一来因为大家更关心会直接影响荷包的基本工资审议结果,二来这4大政策并无新鲜之处,每一项都是历任政府曾宣示要大力推动的政策。
两则新闻对照,可知台湾的劳动需求面仍视提高薪资如寇雠,致力维持低薪资成本;劳动供给面则呈现人才因低薪出走日多,已成国家危机。这样的供需失衡反映了台湾经济的结构性困境,因此若要解决问题,必须由结构性着手,各种单一政策难有实效,历史已有明证。经济部各局处对于「促进投资与协助产业升级」每年投注无数经费,换得的却是「中小企业资方正承受比劳工更大的压力」。这种无视效益成本比极低的政策还是少用的好。
本土劳工已被外劳挟制
台湾向来自诩拥有丰沛技术性劳动,奈何如今却愈来愈依赖属于非技术性劳工的外劳。当外劳源源不断供应,廉价外劳也使得台湾的产业升级转型受到影响。当全球朝向智慧化生产、减少劳动投入的趋势大步迈进时,我们却反其道而行地更大量使用外劳。当业界用「调高基本工资只是便宜了外劳」为由抗拒调高基本工资时,其实正凸显了本土劳工已被外劳挟制的事实与悲哀。
依据经济原理,一国的经济成长係善用其各项资源而来,其中最具优势、最被利用的资源会有相对较好的报酬。台湾地狭人稠,向来欠缺各种天然资源,最重要的资源是优质人力,因此人力报酬理应相对较高。但劳动市场失衡的现象说明了劳动市场受到外力扭曲,劳动价格难以自动调节供需,并反映在实质薪资的长年停滞之上,一旦有「邻国挖角」情事,当然就很难留人。我们观察美、日、韩等其他国家的状况,近年来实质薪资都有明显成长,与台湾实质薪资停滞的情形迥然不同,主要原因在于这些国家的经济都能提供愈来愈多的专业性人才需求,因此不但薪资得以成长,也没有人才外流危机。
拿掉过度协助与保护的政策
政府是应该协助产业发展,因为产业发展可以带来更高的所得、更好的劳动条件与更理想的所得分配。然而,若政府协助产业的政策无法达到上述目标,甚至使之恶化,则政府的产业政策就有检讨的必要。或许拿掉许多过度协助与保护的政策,让厂商开始练习面对合理成本,让企业主开始思考如何真正发挥企业能力,才是真正有助于产业转型升级的良方,也才能真正「把饼做大」。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(本文取自台北经济日报社论)

相关阅读